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臺北直字第149期民國93(2004)年09月

臺北直字第149期民國93(2004)年09月  

  • 封面
    • 張震鐘 臺北市政府舊廈(封面說明)
    • 頁: 卷首
    • 摘要:  
    • 關鍵字: 封面
  • 圖片
    • 本會 臺北金融業座談會照片
    • 頁: 卷首
    • 摘要:  
    • 關鍵字: 照片
  • 圖片
    • 張震鐘 北投溫泉博物館溫泉浴池
    • 頁: 卷首
    • 摘要:  
    • 關鍵字: 照片
  • 口述歷史
    • 郭崇美 臺北金融業座談會紀錄
    • 頁: 1-68
    • 摘要:  
    • 關鍵字: 臺北金融業座談會紀錄專輯
  • 口述歷史
    • 郭崇美 臺北金融業座談會參加人員名單
    • 頁: 69-70
    • 摘要:  
    • 關鍵字: 臺北金融業座談會紀錄專輯
  • 研究專文
    • 松甫章 日本對中國宗譜‧族譜‧家譜研究之動態
    • 頁: 71-84
    • 摘要: 在華人世界裡,自古於宗族之間有關於作成系譜的記錄,稱為「宗譜」、「族譜」、「家譜」等,但最常稱謂應是「宗譜」,由於地方之不同,在華北、東北地方通稱為「族譜」,相信其影響亦拓展至朝鮮半島而稱之為「族譜」之案例時常可見到,再者,在華南地區多稱為「家譜」,受到華南影響的琉球亦多稱「家譜」。 上述宗譜˙族譜˙家譜等之總稱,近年則見到有「譜牒」之呼稱。 近年有相當多的譜牒研究機關將所藏狀況明確的刊行其目錄類,以帶給研究者之方便。本文係對關於宗譜、族譜、家譜研究之相關研究做一回顧,並對現況借此機會作若干之敘述。
    • 關鍵字: 宗譜
  • 研究專文
    • 葉志杰 清代臺灣鄉治與庄規~從林口庄規解讀
    • 頁: 85-102
    • 摘要: 臺灣在傳統中國的地方統治史上,可說是相當特殊的地域。之所以特殊,無非是臺灣所處的地理位置。臺灣位居大陸的東南海外,這對傳統中國重視陸權、輕忽海權的黃土觀念來說,自然是邊陲地帶外的「化外之地」。翻閱古代相關文獻,所記載對可能是臺灣的描述,不是名稱各異,就是僅止於傳說,論及考證有其相當之難度。迄今仍未有充分文獻證據,確切提及臺灣在傳統中國歷史上的地位。 至宋、元和明朝時,朝廷為了杜絕並平靖海疆上的反抗勢力,才慢慢衍生出海防的概念。但其仍屬消極性的防衛,仍非積極的面向海洋、經營海洋,而戍守範圍也僅及於澎湖,而於澎湖設置巡檢司,並未達至臺灣。嚴格來說,真正治理臺灣的傳統中國統治政權,應從明鄭延平王國開始。但明鄭統治臺灣,也是因大陸內戰的失利,只好退居臺灣作為反清復明基地,是否真能用心經營臺灣,頗令人懷疑。 迨清康熙二十三年(一六八三),清朝滅鄭氏政權後,正式將臺灣納入清朝版圖中。既入清朝版圖,先天上僻處邊陲海疆之外,兩地官府政令奏摺往返費日曠時,效力不彰。臺灣偏遠的鄉村地區,更是官府政令難及之地,以致面對外力進逼與地方民變時,往往束手無策。面對如此難治的地方情勢,清政府究竟施以何種行政作為?其中,即是委由某種程度的地方自治,此即一般所稱的「鄉治」模式。其具體的形式,即是透過「庄規」來約束庄民的日常生活行為。 本文即以清代林口地區所出現的兩份庄規為例,從傳統中國的統治思維探討清代對鄉村的政治統治模式,以及庄規出現的歷史緣由。
    • 關鍵字: 開發史
  • 研究專文
    • 高淑媛 戰時臺灣生產擴充政策之成立
    • 頁: 103-133
    • 摘要:  
    • 關鍵字: 經濟
  • 研究專文
    • 邱秀春 鍾理和在中國(上)
    • 頁: 135-189
    • 摘要: 鍾理和──臺灣鄉土文學巨擘,是臺灣光復後第一個被外邦(日本)介紹的作家,也是第一個在臺灣擁有個人文物館的作家。他的一生,曾被改編搬上螢幕,並以他的小說作品──「原鄉人」為名。鍾理和四十一歲(民國四十五年)時,《笠山農場》榮獲中華文藝獎金委員會長篇小說第二名(第一名從缺),聲名震動當時文壇。然而,他卻因「同姓之婚」備受舊社會壓力,並為自己貫徹初衷付出鉅大的代價,交迫於貧病,最後咯血而死,陳火泉稱他為:「倒在血泊裏的筆耕者」。 才華洋溢、熱愛寫作、為文學付出一生的鍾理和,有生之年卻無力出版自己的得獎作品,所以他臨終前囑咐長子鍾鐵民:務將所有遺稿,付之一炬,吾家後人不得再從事文學創作,《笠山農場》不能問世,死而有憾……。這些話出自一個對文學創作充滿熱忱與執著的人口中,其中實蘊含著深切的悲憤傷痛之情。何以如此?此則關涉鍾理和之生平遭遇、環境因素、個人情性以及意識型態。 鍾理和人稱臺灣農民文學之父,因為他作品中保留了許多臺灣農村的珍貴記錄,所以研究鍾理和(作家論)及其作品(作品論)的學者,大部分將焦點集中在他返臺後的著作上,亦即所謂「農民文學」或「鄉土文學」此一部分,至於他在中國內地活動期間的作品,則罕有學者全面、宏觀(或有單篇論文討論其單一著作)的討論,而此一時期之創作又大異於其返臺後諸作,更遑論這是研究鍾理和文學創作理念、思想嬗遞、風格迥異的一條重要線索,實不應被忽略。以此之故,筆者嘗試透過鍾理和之生平事蹟,了解其人性情及其意識型態,用以解釋其於中國活動期間所著作品之風格取向──強烈的批判性格、原鄉夢斷與自我覺醒、反戰思想、擺脫不了的臺灣悲情以及此時期的語言風格等。因此,文本之閱讀與研究亦鎖定在此一時期,包括:〈夾竹桃〉、〈新生〉、〈游絲〉、〈薄芒〉、〈柳陰〉、〈原鄉人〉、〈逝〉、〈秋〉、〈門〉、〈第四日〉、〈白薯的悲哀〉、〈地球之黴〉、〈泰東旅館〉等作品以及鍾理和的《日記》與《書簡》,藉以彰顯鍾理和此一時期之作品風格異於其歸臺後諸作,並確立其於中國活動之意義。
    • 關鍵字: 文學
  • 研究專文
    • 林耀椿 江亢虎在臺灣
    • 頁: 191-220
    • 摘要:  
    • 關鍵字: 文學
  • 研究專文
    • 林正三 松社之成立與沿革(下)
    • 頁: 221-255
    • 摘要:  
    • 關鍵字: 文學
  • 研究專文
    • 杜武志 日治時期臺灣學生兵動員之探討(中)
    • 頁: 257-304
    • 摘要:  
    • 關鍵字: 教育
  • 研究專文
    • 謝宗榮 城隍信仰與臺灣省城隍
    • 頁: 305-316
    • 摘要: 《左傳‧成公十二年》說:「國之大事,在祀與戎。」在民國以前,祭祀一向是政府相當重要的事務,所祭祀的對象主要有天地、三川、社稷、宗廟(祖先)、先賢等,其中亦包括了象徵城市政治的城隍。一般咸信,《禮記‧郊特牲》所載:「天子大臘八。祭坊與水庸,事也。」其中天子所祭祀的的「坊」與「水庸」,是城隍信仰最早源頭。自周代以降,原屬於人造庶物崇拜的「坊神」與「水庸神」,逐漸人格化為城隍神,尤其在明代初年太祖皇帝朱元璋大封天下城隍神予爵位之後,城隍信仰更成為官方政權的另一種象徵。 明清兩代將城隍列入國家祀典,並通令各級政府機構建立城隍廟加以祭祀,城隍信仰遂成為全中國普遍的信仰之一。與其他由原始崇拜所演變而成的神祇信仰相較而言,城隍信仰在中國的歷史雖不算悠久,但由於它的發展與政治關係密切,在信仰史上具有相當明顯的官方色彩,與傳統民間的土地神信仰形成一種強烈的對比;前者是城市社會與政權的象徵,而後者則是村落社會與民間的代表。在城市文化逐漸興起,以及官方政權對於地方的統治更加完善之後,城隍信仰也因此更加落實。 在中國歷史上,政治因素對於城隍信仰影響最巨者,一般公認為明太祖朱元璋的封賜天下城隍以各級爵位,但將城隍信仰與官方統治結合,並加以落實各地基層行政單位者,則以清代時期最為徹底。臺灣在明鄭時期雖然已有城隍廟的建立,但一直到康熙二十三年(一六八三)入清版圖之後,隨著大量漢人移民的墾殖定居,才真正逐步落實對於臺灣的統治,並將城隍信仰推展至各級行政建制單位。隨著近代臺灣政權的劇烈變遷,傳統的宗教信仰也隨之受到重大影響,尤其是許多清代的官祀廟宇,在百餘年來政權更替之下影響最深,而日治時期之前由官方所建立的各級城隍廟更是其中的典型,信仰與廟宇建築境況變遷劇烈,頗令人有滄海桑田之感慨。 臺灣省城隍廟的前身為「臺北府縣城隍廟」,隨著清末臺北設府而創建於清光緒七年(一八八一),是臺灣清代最後創建的祀典城隍廟。清光緒二十一年(一八九五)年臺灣割讓日本,隨後殖民政府以市區改正之由拆毀府縣城隍廟,成為臺灣壽命最短的一座官祀城隍廟。雖然在光復之後由城中區居民發起重建省城隍廟於舊淡水縣署所在處,然而一如臺灣其他清代官祀廟宇一般,其信仰已歷經了相當劇烈的變遷。由臺北府城隍廟的創建歷程來看,亦可堪稱為二甲子以來臺北城變遷的縮影。
    • 關鍵字: 宗教
  • 研究專文
    • 陳佳宏 士林街市之發展與演變
    • 頁: 317-333
    • 摘要: 士林故名「八芝蘭」,曾是基隆河流域最大番社─平埔族「麻少翁」的社域Pattsira區,而Pattsira─「八芝蘭」為土語「溫泉」之義。由於此地林木蔚鬱,乃有「八芝連林」或「八芝蘭林」(Pat~chi~Lan~na)的稱呼。清治末期因為科名文風特盛,以其名不雅訓,乃改名士林,顧名思義,取士子如林之意;另一說是新街建於「下樹林」(或稱霞樹林),係因清代拓墾之初,此地樹林叢生而得名,之後「下」字被省略,而福佬語中「樹林」與「士林」同音,所以後來新街被稱為「士林街」。此名首見於一八九七年日人所設之「士林辦務署」,後則有士林支廳、士林區、士林庄、士林街、士林鎮,以至於今日的士林區。 士林在隸屬臺北市之前稱「士林鎮」,原為陽明山管理局所轄。一九六六年十二月國府以臺北市已形成政治、軍事、文化、經濟的中心為由,特明令升格為直轄市,於隔年七月一日實施,並依其自然情勢及臺北市水源的需要,以淡水河、新店溪與臺灣省為界。士林便是在這樣的時空環境下,與同屬陽明山管理局的北投鎮,及臺北縣的內湖、南港、木柵、景美等地於一九六八年七月一日劃歸臺北市,同時改制鄉鎮為區。使得改制後的臺北市的人口劇增近一倍(一、二○三、八三六人→二、一一三、○三○人),土地面積增加約三倍(六六、九八七‧二平方公里→二七二‧一四平方公里)。當時士林的土地面積為六十四‧八七平方公里,相當於舊臺北市的大小,至今仍是臺北市最大的行政區。 由於近十年高度商業化的發展,士林所帶給人的浮面印象,常與夜市的喧囂及繁華相連結,只是,順著人潮,踏著前人的步履前進,可曾想見這塊看似擁擠侷促的街市區,在擘建之初,便已是經過先人在各種功能考量下,而規劃出的一條井然之道。百年來也許物換星移,江山變換了,但士林街市仍然和臺灣與時並進,見證了臺灣的現代化。 本文便是欲從「地貌」、「產業」及「人文」等面向,論述士林街市的形成與發展。之前有關士林的文獻雖不少,但多是傳抄同一來源,缺乏較深刻、較與現狀相連貫的討論。所以,本文希望能輔以口述資料,填補文獻中所欠缺的討論,並加上筆者個人之經驗與觀察,描繪出士林街市擘建初始至今的一些形貌。
    • 關鍵字: 地理
  • 研究專文
    • 劉少玲等譯 日治時期臺灣人物誌(上)(一)
    • 頁: 335-386
    • 摘要:  
    • 關鍵字: 文獻翻譯
  • 圖片
    • 楊蓮福 老照片解說
    • 頁: 387-388
    • 摘要: 江山樓 日治時期稻江最著名的酒家,民國六年(西元一九一七年)由原是東薈芳酒樓的股東之一的吳江山所創,位於今重慶北路二段與歸綏街交口處,是一座四層樓高西式建築,歷經三十二年的風光歲月,曾是文人墨客買醉的地方,後來成為大稻埕風花雪月的代名詞。當時的酒樓與現在的酒家大不相同,是由賓客召藝旦前來獻藝,江山樓在全盛時期,藝旦高達四百多名,隨著時光的流轉,在賓客重色不重藝的需求下,江山樓終於畫下休止符,而賣藝不賣身的藝旦也走入歷史,近年來,鄰近地區淪為特種營業之處。圖為日治時期江山樓三樓宴會場。 蓬萊閣 日治時期酒家是紳商喝酒交際的地方,不論是大商家娶新娘、做生日也在酒家舉行,其性質類似現在的大飯店,蓬萊閣即當時著名酒家之一。民國十一年(西元一九二二年),由黃東茂募股,聘請日東薈芳名廚,於現今南京西路一百六十七巷口東鄰處成立蓬萊閣,酒客可以雇手拉車到藝旦間邀請藝旦陪酒,當時一般人月收入還不到二十圓,但請一名藝旦需要十圓。蓬萊閣開業二十年後停業,一部分股東轉在現今甘州街徐外科醫院開業,仍命名為蓬萊閣,後來西門市場、北投也相繼有蓬萊閣之店名出現。
    • 關鍵字: 臺北懷舊
  • 大事記
    • 陳威遠 臺北市民國九十三年四月至六月大事記
    • 頁: 389-427
    • 摘要:  
    • 關鍵字: 大事記